• <menu id="aaauk"></menu>
  • <nav id="aaauk"></nav>
  • <input id="aaauk"></input>
    您的位置: 資訊頻道 >> 行業動態
    城市通勤報告:北京居首平均通勤距離11.1公里,5公里以內通勤比重為38%
    行業動態
    2020-05-26    作者:HROOT    來源:HROOT 3032

    2020年5月20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城市交通基礎設施監測與治理實驗室,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聯合百度地圖慧眼發布《2020年度全國主要城市通勤監測報告》。




    報告選取36個中國主要城市,借助百度地圖位置服務和移動通訊運營商數據,圍繞“通勤范圍、空間匹配、通勤距離、幸福通勤、公交服務、軌道覆蓋”6個方面,通過核心指標橫向比較和城市特征的空間解析,從兩個視角揭示了我國主要城市職住空間、通勤交通的特征和問題。


    1.通勤范圍:40公里是目前城市通勤的最大尺度

    具有緊密通勤聯系的空間范圍,對于認識城市空間結構和運行特征具有重要作用。

    通勤空間半徑:《報告》構建覆蓋90%中心城區通勤人口的空間橢圓,以橢圓長軸半徑定義為通勤空間半徑,體現城市需要交通服務支撐的空間尺度。在36個主要城市的通勤空間半徑從21公里到40公里與城市規模密切相關,指標值越高說明城市通勤緊密聯系的空間范圍越大。北京、深圳、重慶具有最大的城區通勤半徑,40公里也是目前交通系統支撐下主要城市的最大通勤尺度。

    通勤范圍橢圓:中心城通勤影響范圍往往超出自身行政范圍,通勤范圍橢圓進一步呈現城市通勤范圍與空間形態。

    2.空間匹配:從空間效率角度審視職住布局

    從空間效率角度出發,城市需要居住與就業之間的合理配置。

    職住分離度:作為供給角度職住空間布局平衡的測度,定義為在現有職住布局條件下,不考慮就業崗位差異,通過交換就業地能夠實現的理論最小通勤距離,可理解為多遠可以找到一份工作。職住分離度越小,說明城市職住空間投放的平衡性越好。36個城市中職住分離度從2.1公里到6.6公里呈現較大范圍的波動,大于5公里的北京、西寧和銀川更多反映出城市郊區化發展和新區建設的階段過程。


    職住圈層分布:通過空間解析統計5公里間隔同心圓圈層居住與就業人口分布,可以發掘居住外溢、就業外遷、新城建設等不同的城市拓展特征,進一步探尋職住空間失衡成因。分析超大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的職住圈層分布發現:分離度最低的城市深圳,職住功能緊湊集中于15公里空間以內;而上海北京空間尺度相近,但北京在25公里以外的圈層缺少就業,職住分離度指標遠大于上海。




    3.通勤距離:從城市運行成本視角關注通勤距離

    通勤距離,是融入人的選擇后城市真實職住分離情況的測度,也是城市運行成本的體現。

    平均通勤距離:定義為中心城通勤人口家到就業地路網距離的平均值,平均通勤距離越大,城市運行成本就越高。36個主要城市的平均通勤距離均超過6公里,呈現隨城市規模增長的特征,北京平均通勤距離11.1公里位居36個城市之首,超過9公里的城市有上海、重慶、成都和西寧。中國大城市通勤交通進入機動化時代,需要關注運行成本以促進城市健康發展。

    通勤聯系期望線:呈現通勤空間聯系以及通勤構成特征。分析北京通勤空間聯系發現,北京中心城區通勤人口中有26%來自郊區,3%來自市外,分別計算五種通勤人群的平均距離,進一步識別出城區與郊區間長距離通勤是職住空間配置和交通效率支撐需要關注的重點。

    4.幸福通勤:以人民為中心城市建設的體驗感和獲得感

    就近職住,可采用步行、自行車等非機動車方式上班,會帶來幸福的通勤體驗。

    5公里通勤比重:《報告》嘗試建立幸福體驗與通勤距離的關系,以距離小于5公里的通勤人口比重作為衡量城市職住平衡和通勤幸福的指標。5公里的可慢行距離,使居民具有合理可控的通勤時間和多樣的交通方式選擇,更容易具有好的通勤體驗。36個城市小于5公里的幸福體驗可以覆蓋50%通勤人口。拉薩、福州、寧波、蘭州、海口、廈門的幸福通勤比重超過60%。超大城市中深圳具有最高的幸福通勤比重57%,最低的北京只有38%。

    通勤距離空間分布:呈現居住、就業人口密度及平均通勤距離,進一步標識幸福通勤空間分布,識別通勤效率提升的重點區域。




    5.公交服務:提供45分鐘公交可達的服務能力解析

    公共交通對于高密度城市的交通出行具有不可替代的支持作用,45分鐘時耗是合理通勤的基本保障。

    45分鐘公交服務能力占比:45分鐘內能夠通過軌道、地面公交等公交方式通勤的人口比重,是城市的公交通勤服務能力的測度,反應了公交系統與職住空間的契合程度。36個城市中最高水平的深圳達到57%,最低的是北京市僅有32%。

    6.軌道覆蓋:覆蓋通勤客流比居住人口更重要

    軌道交通對城市空間格局演變起到了重要的骨架作用,有效提升了城市的就業可達性,拉近城市功能區之間的聯系。

    軌道覆蓋通勤比重:家和就業地兩端均在軌道站點1公里覆蓋范圍的通勤人口比重,體現了軌道線網與職住空間組織的匹配度。當前一些城市軌道客流效益偏低,正是由于軌道布局與通勤需求存在空間錯位。36個城市軌道覆蓋通勤比重,總體上與軌道線網規模相關,但其中軌道客流強度較高的廣州、深圳、南寧、廈門、杭州、西安等城市覆蓋通勤比重均高于同等線網規模的城市。

    軌道覆蓋空間范圍:通過空間解析軌道站點1公里覆蓋范圍內居住、就業和通勤人口分布的關系,進一步發現軌道線網對職住空間的支撐作用與匹配關系。對比北、上、廣、深4個超大城市,深圳以300公里的線網長度獲得較高水平的軌道覆蓋通勤,這受益于TOD開發和圍繞軌道廊道精心布局的空間功能組織。


    (金融界)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